歡迎來到絲路文學網
絲路文學網 > 都市言情 > 離凰 > 正文 第223章 那時的他們

正文 第223章 那時的他們

作者:藍家三少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本站已更換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說 silu絲路
    對于詩文大會?其實薄云岫并沒有多大興趣?一幫人圍在一塊?什么詩文會友?搖頭晃腦的?這個兄那個弟的?讓人聽得頭疼バ

    "老二?你的要求別太高啊?"薄云崇喝著茶?"這不行?那不行的?你讓大哥我很難做バ要不這樣?我給你找幾個姑娘?嘖嘖嘖?忒漂亮的那種?就你這皮相?我跟你說?只要你點頭?那些姑娘一準都不用你負責?"

    薄云岫剜了他一眼?將手中杯盞輕輕放下バ

    "大哥?你別再拿二哥開玩笑了?沒瞧見二哥的臉色都變了?"薄云郁低低的笑著?剝著手里的堅果?將剝好的果仁放碟子上?"二哥?你莫要聽大哥胡說?若是想去什么地方?自個去吧?別理大哥?你還不知道他呀?"

    薄云崇素來自由自在?愛怎么的就怎么的?父皇不管?母妃也不管?一開始皇后還會找茬?時間久了?便是誰都沒有再管他バ

    "你們慢慢看?我去河邊走走?這里太煩悶了バ"薄云岫轉身離開バ

    "要求真高?"薄云崇抓了一把碟子里的果仁?"老四?你有沒有什么想法?"

    薄云郁淡淡然的搖頭?"我純粹就是來湊人頭的?你們去哪バ我跟著去哪便是?"

    "要不?待會帶你去賭坊里轉轉?"薄云崇笑嘻嘻的說バ

    薄云郁?"??"

    護城河邊人不多?因著少時掉進水里差點淹死?所以薄云岫一般不會靠水太近バ那件事情之后?父皇私底下請了師父?暗地里教他功夫バ

    薄云岫什么都好?記性好?悟性高?肯吃苦?連練功夫都比旁人的進度快?集百家之長?自成一派?內功外功皆是極好的バ

    他來這兒バ純粹是圖個清靜?周遭沒什么人?風吹著楊柳低垂バ

    甚好?

    只是?清靜之余?更添孤寂バ

    學士府后門バ

    夏問曦攏了攏寬大的袖子?悄悄溜出了后門?身邊一個丫鬟都沒帶?免得到時候被抓住?爹會連同她身邊的人一起責罰バ

    不過?哥哥的衣裳太大?經過她這剪裁之后?還是寬敞得厲害?只能用腰帶勒著?否則就像是裝在套子里一般バ很是滑稽バ

    好在街上有成衣店?偷穿哥哥衣裳的小姑娘?一溜煙似的跑進了成衣店?不多時便大搖大擺的跑了出來?好一個玉樹臨風?唇紅齒白的少年郎?

    吃著冰糖葫蘆?捏著剛買的泥人?懷里揣著各種瓜果點心バ

    夏問曦可算將東都城的兩條街逛遍了バ不過她不認得路?也不敢走太遠?何況自己是個女子?萬一不小心被人發現??回頭被父兄在大街上逮著?那就真的完蛋了?

    得找個沒人的地兒?先把這些好吃的干掉?

    護城河邊倒是安靜?夏問曦默默的將好吃的放在河邊的涼亭里?一抬眼?便瞧見有個男子?緩步朝著河邊走去?看樣子好像是??

    "這是要??哎呦?要自盡?"夏問曦撒腿就跑バ

    下過雨的草地有些濕滑?夏問曦跑得很是著急?"哎哎哎?你別想不開?有話好好說?有話慢慢說?"

    薄云岫壓根沒明白發生了什么事?只是瞧著河邊的雜草下面?有什么東西在冒泡泡?便想走過去看個究竟?誰知他這剛走到河邊?便聽得身后傳來奇怪的喊聲?伴隨著噠噠噠的腳步聲バ

    想不開?

    誰想不開?

    薄云岫左右瞧著?這一片似乎就他一個人?連奴才都被他遣得遠遠的?按理說??嗯?

    側過身?回頭?薄云岫赫然眉心皺成川字バ

    一個少年人跑得飛快?猶如離弦的箭?直沖他而來?嘴里還不斷喊著?"別跳バ別跳?"

    薄云岫心驚?是她??

    下一刻?夏問曦已經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沖到了他面前?她伸手去就拽他胳膊?誰知草地濕滑?拽著薄云岫的那一瞬?她整個人直接順著河邊的坡度?滑向水里??

    "啊啊啊啊??"

    若換做旁人?薄云岫定是一巴掌拍死作罷バ

    可他認出她了?那個坐在墻頭?吃著棗子說要娶他的夏家姑娘バ

    小姑娘身子很輕?饒是拽著他?按理說他就勢一撈便能把她撈回來?誰知腳滑這毛病也會傳染?他亦是沒站穩?直接撲在了夏問曦身上バ

    只聽得撲通一聲?濺起碩大的一朵大浪花バ

    雙雙落水バ

    "咳咳咳??"夏問曦爬上岸的時候?用力的喘上兩口氣バ

    幸好就在岸邊?水也不深?他推著她就上來了バ

    這會?兩個人大眼瞪小眼?渾身濕漉漉的坐在草地上?活像閻王殿跑出來的兩只水鬼??"公子?公子?"底下人可嚇得不輕?"公子?奴才這就去買身衣裳?讓您換下來?"

    二皇子掉水里?若是讓宮里知道?皇帝還不得摘了所有人的腦袋?

    "買兩身?"薄云岫音色冰涼バ

    底下人撒腿就跑バ

    "跟我來?"薄云岫冷不丁上前?拽著夏問曦的胳膊就走バ

    "哎哎哎?我在救你?你拽我干什么?我ビ我不認識你?你??你作甚?"夏問曦咬著牙バ

    父兄一直警告她?她若是出去被人拾到?就會拉出去賣掉バ賣到山溝溝里?賣給瞎子瘸子或者傻子?然后當母豬一樣關在豬圈里養著バ

    薄云岫縮了手バ

    風一吹?夏問曦凍得直打哆嗦?"你莫要賣了我?我不是故意推ビ推你下水的バ"

    薄云岫盯著她?一言不發バ

    夏問曦狠狠打了個噴嚏?"我給你好吃的?我??我??哈欠?"

    "公子?奴才??"底下人抱著兩套衣裳回來バ

    薄云岫狠狠剜了她一眼?"去客棧換衣裳?換完衣裳再尋你算賬?若你敢跑就打斷你的腿?再把你賣了?聽明白了嗎?"

    夏問曦縮了縮身子?乖順的點點頭?她是一個人跑出來的?可薄云岫這邊有三個人?好漢不吃眼前虧?先換了濕衣裳再說バ

    因著詩文大會鬧騰的?客棧只剩下一間房バ

    夏問曦皺眉瞧著這不大的房間バ話本子上怎么說來著?

    孤男寡女?共處一室??

    "換?"薄云岫將衣裳丟過來バ

    夏問曦快速接過?抱在懷里的時候?猶豫了一下?這小子似乎也不像是壞人バ只是就這么一間屋子?該怎么換呢?

    一回神?薄云岫已經褪下了外衣バ

    "哎哎哎??"夏問曦急了?慌忙捂著眼?"你ビ你背過身去バ"

    "你是女子嗎?"這丫頭窘迫的模樣?讓薄云岫忽然生出幾分惡趣味來?"我有的你也有?你有的我也有?作甚這般矯情?"

    夏問曦背過身去バ耳根都紅了?"我ビ我有的你沒有バ"

    "哦?哪處沒有?"薄云岫問?隨手將濕冷的衣裳丟下?"你倒是說說看?說得出來?我就??就ビ就給你買棗子吃バ"

    夏問曦眨了眨眼睛?忽然轉身看他?"我??"

    光潔的肌理?皙白的胸膛?有些東西和她的截然不同バ

    薄云岫正披著外衣?打算扣上扣子?她這冷不丁的轉身?以至于他亦愣了一下バ俊美的容臉泛著異樣的神色?看她的眼神?愈發深了幾許バ

    "看夠了沒有?"薄云岫的聲音微啞?略帶羞惱的合上衣裳バ

    夏問曦默默轉身?只覺得面頰滾燙?低眉瞧了瞧自個的胸前?又細細回想著薄云岫的??瞧著好像也沒什么差別??

    不多時?她便聽到了門吱呀響著?有人出去?然后房門又合上了バ

    夏問曦愣愣的回頭?瞧著緊閉的房門?快速跑到門口將門栓扣上?這才慢悠悠的開始換衣裳バ

    這衣裳還是大了些バ碧綠碧綠的?套在她身上?就好似一個裹著箬葉的粽子?也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眼瞎?竟給尋了這么個顏色?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バ

    開了門?夏問曦耷拉著小臉?不高興三個字?寫得滿臉都是?"太丑了?"

    薄云岫憋著笑?底下的奴才沒忍住?噗嗤笑出聲來バ

    夏問曦的臉瞬時紅得發漲?"看看?看看?這不是眼瞎嗎?這顏色ビ這顏色?不知道的還以為老樹樁發芽?"

    "還好?"薄云岫聲音微冷?喉間滾動バ

    心道?真丑?

    薄云岫讓掌柜的煎了兩碗姜湯端上來?"先去去寒?我再同你算賬?"

    夏問曦瞧著碗里的東西?搖搖頭?"我不喝?我從小沒病沒痛?沒吃過藥?我不喝藥?"

    "姜湯?"薄云岫皺眉バ

    這丫頭怕是腦子有問題?

    按理說?也該認出他才對バ

    除非??

    缺心少肺?

    思及此處?薄云岫面色愈冷?連底下的奴才都覺察到了主子不高興バ悄悄的退出了房間バ

    "喝?"薄云岫端起碗バ

    薄云郁的病是怎么來的?薄云岫心知肚明?所以??

    "難喝?"夏問曦只喝了一口就把碗放下了?瞧著薄云岫咕咚咕咚喝著?忙摁住了他的手バ

    薄云岫一愣?嘴里被姜湯灼得滾燙?喉間亦是如此バ他略帶慍怒的瞧她?不知她又想干什么?喝碗姜湯而已?哪來這么多的屁事?

    "你的是不是好喝一點?"夏問曦忽然奪了他手里的藥碗?將自己的藥碗推到了他面前?"我的給你?"

    肯定是他做了手腳?不然這姜湯如此難喝?他為何能面不改色的喝下去?思及此處バ夏問曦以最快的速度?將他喝剩下的姜湯?快速喝完バ

    話本子上說了?出門在外?防人之心不可無バ

    他喝過的?肯定沒問題バ

    薄云岫愣在原地?半晌沒回過神來?那是??他喝過的?

    "好辣?"夏問曦皺眉?"真難喝?"

    瞧?她那碗姜湯果然有問題?他都不敢喝?

    薄云岫皺眉?瞧著跟前滿滿當當的姜湯?"你把我的喝完了?"

    "喝完了バ"夏問曦摸了摸脖子バ"這里都發燙了バ"

    "哦?"薄云岫又喝掉了半碗姜湯?將剩下的半碗推到她面前?"繼續?"

    夏問曦眨著美麗的大眼睛?"我?"

    "不喝就把你賣了?"薄云岫冷著臉バ

    "喝喝喝?"她端起碗就往嘴里送?反正他都喝了半碗?肯定是沒問題了?可姜湯這辣乎乎的勁兒?實在讓人不敢恭維バ

    喝得她渾身汗毛直立?整張小臉都耷拉下來?深深打了個寒戰?好難喝?

    她皺著眉頭看他?"喝完了バ"

    薄云岫點頭?"很好?很乖?"

    "我可以走了嗎?"她欣喜的問バ

    父兄也經常夸她很乖?每次夸獎?她提的任何要求?他們都會答應的バ

    薄云岫瞧著那雙晶亮的眼睛?心里忽的軟了些許?"推我下水這筆賬?怎么算?"

    夏問曦?"??"

    見她不做聲?薄云岫涼涼的補上一句?"或者?我可以去報官?說你要殺了我?"

    "我是要救你?"夏問曦急了?腮幫子鼓鼓的?像極了荷池里的錦鯉?"我以為你要跳河自盡?連糖葫蘆都弄丟了?就跑去救你了?你這人怎么這樣不知好歹?早知道這樣?我就不救你了バ你一個人跳下去便罷?還連累我?現在又惡人先告狀?我哪有殺人嘛?"薄云岫定定的望著她?眸光幽幽?瞧這她極為委屈的模樣?下意識的緊了緊袖中的手?"你把話說清楚?到底是我自己跳下去的?還是你推下去的?"

    夏問曦絞著袖口?"你這么高這么大?我怎么把你推下去?是你拽著我下去的バ"

    "你?"薄云岫赫然起身バ

    驚得夏問曦面色驟變?慌忙退后幾步?睜著一雙大眼睛?就這么直勾勾的盯著他?好似他是豺狼猛獸?會吃人一般バ

    薄云岫咬著后槽牙?"你再說一遍?"

    這丫頭顛倒黑白的本事?可真不小?

    "就是你拽著我??"她的脊背已經貼在了墻壁上?聲若蚊音?"滑下去的?"

    薄云岫驀地長腿一邁?已然擋在她面前バ正好將瘦小的她完全籠在自己的暗影里バ

    夏問曦倔強的瞪著大眼睛?似乎表明了自己?絕不屈服的決心?扯著嗓子沖他喊?"就是滑下去的?就是就是?就是滑下去的?"

    "你??"

    他這還沒開口?她忽的伸手去推他バ

    微涼的柔荑?落在他胸口?卻沒能撼動他分毫バ

    他低眉?瞧著她詫異的皺了皺眉?又用手去推他?這會倒是使了大勁兒?可惜??還是沒能推動バ

    呵?推不動就開始用撞的?拿他當人墻?撞都撞不開便開始自己跟自己生氣?各種作死?各種想把他挪開?最后都失敗了バ

    眼前這人就像是墻墻鐵壁?往她跟前這么一擱?便怎么都挪不開バ

    夏問曦抬頭?哼哧哼哧的盯著他?一張臉憋得通紅?眼睛里唯有他一人身影?她咬著后槽牙?"閃開?"

    薄云岫不說話バ

    "你讓不讓開?"某人連嘴都氣歪了?就像是生了氣的大鵝?雙手叉腰?脖子梗得老長?因著身高不夠?又將尖叫踮起バ因著站不穩?她身子貼在脊背上?保持著這種不服輸的倔勁兒?與他對視很久バ

    久得連她自己都覺得無趣?便敗下陣來?揉了揉因為擺姿勢而僵硬得臉?"算了?我賠你錢?"

    她將腰間的荷包摘下?當著薄云岫的面バ扒拉著自己的私房錢バ

    小小的荷包?外頭的梅花繡得歪七扭八?若不細看壓根不知道繡的什么花?虧得她在花式邊上繡了一個"梅"字?約莫也知道自己繡得太丑バ

    薄云岫皺眉?這東都城內的大家閨秀?哪個不是針織女紅?琴棋書畫樣樣精通バ

    夏禮安又是大學士?其子夏問卿亦是名滿東都?真真是書香門第?按理說養出來的女兒應該是溫良賢淑?才情卓絕バ

    可眼前的人??

    捻了一塊碎銀子?夏問曦滿臉心痛的嘟著嘴?終是拾起他的手?將銀子塞進他的掌心?"喏?就這么多了?給你?你去多買兩碗姜湯バ"

    薄云岫唇角直抽抽?眉心皺得更緊?"你??給我錢?"

    呵?這丫頭?

    "我真的只有這么多了?"她將荷包捂得緊緊的バ

    頭一次出門?遇見了無賴?還遇見了打劫的?真是氣死??

    薄云岫黑著臉?冷然將她的荷包抽走バ

    "哎哎哎?這是我的?你這是打劫?"夏問曦急了?"這是我全部的家當?沒了錢?我以后就不能出門玩了?還我?還我?"

    薄云岫扒拉著荷包?就那么點銀子?是她全部家當?

    "你這樣?我以后ビ以后就再也不能出門玩了?"她紅著眼眶?楚楚可憐的望他?"還我?再不還我?我就不客氣了?"

    薄云岫沒理她?轉身就朝著桌案走去バ

    哪知下一刻?這小妮子瘋了似的沖上來?啊嗚一口就咬在了他的胳膊上バ與其說是咬?不如說是含?她只是咬著?也不用力?就好似在嚇唬他?若是不還?她會真的咬下去バ

    薄云岫站在原地沒動?看著那張小臉?貼在自己的胳膊上?明明是小白兔?非要裝作張牙舞爪的螃蟹バ

    她攤開手?示意他交出來バ

    這一次?薄云岫沒為難她?將荷包放在她的掌心バ

    夏問曦的速度很快?荷包往懷里一塞?撒腿就往門外沖バ

    然則她的速度哪里及得上他?回頭就被他攔腰挾在了腋下?"我說放你走了嗎?"

    夏問曦哼哼的別開頭?也不掙扎バ

    "叫什么名字?"他問?如同審犯人一般?"多大了?"

    夏問曦哼一聲?不答バ

    怕說出來?嚇死你個犢子?

    "不說是嗎?"薄云岫忽的將她丟在了床榻上バ

    疼得夏問曦一下子翻身竄到了床角?"我爹是當朝大學士?你敢動我?我就讓我爹帶人揍你?"

    "姓名?"薄云岫站在床前バ

    瞧著她嘟嘟囔囔?活脫脫一個大粽子似的窩在床角?心里竟覺得分外痛快バ

    "夏問曦?"

    "多大了?"

    "十??"

    "說實話?"

    "剛剛及笄?"

    薄云岫轉身走到桌案前坐下?"據我所知?夏大學士似乎并無女兒?外人只知其有個兒子?名叫夏問卿?"

    "那是你孤陋寡聞?"

    "老實點?"

    "那是因為我爹從不讓我出門?我長這么大?還是第一次逃出家門?第一次逛街?誰知道就遇見了你這個討債鬼?"

    薄云岫很不明白?父母疼愛子女是情理之中?但是這樣十年如一日的圈禁?與坐牢有什么區別?父皇就算是擔心他的安危?最多是嘮叨幾句?絕不會將他禁在宮中バ

    過分的保護?有時候會變成致命的傷害?關在籠子的動物?放出去就只有被捕食的份兒?

    現在的夏問曦?便是剛剛出籠的動物バ

    一張白紙?對什么都好奇?對一切都不設防バ

    她不知道人與人之間該如何相處?更不知道男女有別?因為父兄不會教她這樣的道理?這么多年以來?父親忙于政務?兄長忙著吟詩作對バ"你走吧?"薄云岫斂了眉眼バ

    "真的放我走?"夏問曦快速爬下床榻?"那我走了?你不許反悔哦?"

    薄云岫沒吭聲?那丫頭便跟逃命似的?撒丫往外沖?頭也不回バ

    夏問曦跑得飛快?當然?跑的時候還不忘捂著懷中的荷包バ

    直到跑進巷子里?她才停下來?扒在巷子口瞅了半天?確定那個冷面疙瘩沒有追來?方捂著砰砰亂跳的心口站直了バ

    "好險?終于逃出來了?嚇死我了バ"夏問曦如釋重負的喘口氣?"真以為我沒認出來?不就是坐墻頭開了個玩笑?真是小氣?男人大丈夫還這般計較バ幸好我聰明?假裝不認識?不然真就慘了?小氣鬼?再見?"

    不對?應該是再也不見?

    "哼?"夏問曦定了定心神?快速往家的方向跑去?她只記得大致的路バ

    然而??

    一直繞到了天黑?她也沒找到學士府在哪?臨了還是一個孩子帶著她找到了學士府バ

    "謝謝哈?"夏問曦笑得發虛?這個時候回去?肯定會被發現的吧?

    深吸一口氣?夏問曦躡手躡腳的靠近后門?貼耳在門上半晌?里頭似乎沒動靜バ往常這個時辰?后門早就落了鎖?今兒倒是幸運得很?輕輕一推?門就開了バ

    "還好還好?"她貓著腰?快速進了門?熟練的將門栓扣上バ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?心里的大石頭總算落地?府內那么安靜?爹和哥哥一定沒發現她溜出去了?回頭得好好打賞綠兒?這差事辦得極好?

    "咳咳咳?"

    黑暗中忽然響起一陣輕咳?驚得夏問曦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?"爹?我沒出去?我真沒出去?我就是在這兒溜一圈消消食?"
本站已更換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說 silu絲路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小鱼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