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絲路文學網
絲路文學網 > 網游動漫 > 聯盟之天王巨星 >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不就是抗壓嗎?

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不就是抗壓嗎?

作者:劍斷了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本站已更換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說 silu絲路
    “等等等等等.......不對勁,不對勁......”娃娃趕緊叫停,“這最后一手選個艾希出來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屬實沒看懂。

    “難不成......這是要盧錫安上單嗎?”米勒想了很久,“還是卡爾瑪上單......這總不可能是艾希上單吧?”

    “開始了呀,果然開始了!”娃娃苦笑道,“剛說完決賽第一局他們要穩著來搞常規的,沒想到這就開始整活了啊!”

    本來好好的,前三手選盧錫安、奧拉夫和布隆,確定下路和打野,然后在第二輪的四樓選個中單卡爾瑪,到這兒都正常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看,這最后一手都是要拿上單啊。

    結果最后掏個艾希出來......

    “只能說,不愧是SSR吧。”

    米勒無奈地摸了摸額頭:“那現在的話,他們的這個分路就不好說了,有可能是卡爾瑪走上盧錫安中單,或者盧錫安上單卡爾瑪中單......嗯,我覺得現在RNG這邊可能不好做選擇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RNG的最后一選遲遲沒有確定,顯然還在考慮當中。

    教練的風哥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SSR的最后的這個寒冰掏出來,超出了他的預計范圍。

    “君澤,你覺得要拿什么英雄?”風哥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Letme遲疑了一下:“拿厄加特或者納爾吧,對線會好打點......別的感覺對線很難對。”

    風哥聽完思考了一陣后:“OK,那就拿厄加特。”

    實際上,他更傾向于讓Letme選奧恩補一手開團,或者選慎能夠打支援保護,這樣對團隊能做到最大化的貢獻。

    但就如Letme所說,得考慮對線情況。

    不管對面是盧錫安還是卡爾瑪上單,這兩個都不好打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好的,兩邊的陣容都確定了。”

    兩邊位置完畢。

    SSR位于藍色方,上單盧錫安,打野奧拉夫,中單卡爾瑪,AD艾希,輔助布隆。

    RNG位于紅色方,上單厄加特,打野盲僧,中單瑞茲,AD伊澤瑞爾,輔助洛。

    讀條結束后,游戲開始。

    “最后還是讓Sword拿盧錫安走上......”

    娃娃解釋道:“其實路人排位里,盧錫安上單還是挺多的,這個英雄打上路,確實對線非常厲害......應該說,這種射手英雄打上都很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米勒點點頭,“畢竟射手都是遠程,而一般的上單英雄大多數都是一些近戰,長手打短手天然的就有優勢。”

    符文方面很常規,盧錫安帶了強攻,厄加特則是帶了啟封的秘籍。

    另一邊,出門裝厄加特帶了腐敗藥水,而林翰則是直接選擇了帶萃取出門。

    “多蘭劍不帶,藥水不帶,就帶萃取了嗎......出門就直接要挖礦了?”娃娃搖了搖頭,“這是真的自信啊!”

    “這確實是......”米勒也說道,“藥水和多蘭對線肯定要強很多,帶萃取的話有點貪了......但如果上路能安穩發育的話,萃取還是很賺的,補完一百刀后能夠收入很多額外經濟,適合理財。”

    1分40秒,上路的兵線就位。

    兩邊上單都還沒有著急動手,一直都在走位來回試探。

    不過,盧錫安這邊顯然要更為激進一些,走位有往前壓的意思。

    很快,補掉三個近戰小兵后,只見盧錫安開始找機會一槍A在厄加特身上,又立刻走位往后拉。

    這樣的偷點厄加特很難還手。

    雖然盧錫安的射程在AD英雄中不算長,但實際上厄加特的手更短。

    兩邊英雄存在著攻擊距離的差距,這就很有利于打拉扯了。

    同時也是林翰所擅長的。

    Letme也不敢示弱,抓準機會跟盧錫安換了一發平A,然后一個【腐蝕電荷】往林翰腳下射了過去!

    這發Q技能,還稍微預判了林翰往后退的位置,角度非常刁鉆,走位很難躲掉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盧錫安突然一個利落的滑步上前,閃避掉電荷的同時,瞬間兩槍點在厄加特的身上!

    AEA,打出強攻!

    Letme見此趕緊往后撤退,再強行換血就要虧了,沒法拼。

    但仍舊還是被盧錫安追著點了一槍,觸發強攻后傷害很高,加上厄加特副系沒點堅決,又是藥水出門身板不夠硬,導致這一波打得他有點傷。

    血量虧得略多,在心理方面不自覺地就有點慫了,一邊喝藥一邊往后站。

    Letme有點后悔。

    本來他以為盧錫安一級會點Q或者W來打傷害,所以他剛才學了個Q想跟對面換血。

    可是,對方學的卻是滑步,導致自己的Q被躲后直接歇B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初期的線權只能拱手相讓。

    早知道還不如學個W,能開個護盾擋掉傷害,雖然被壓是必然的,但至少血量不會掉這么多。

    理所應當,盧錫安率先搶到二級。

    占據上風后的林翰更加兇了,走位愈發激進,一前一后地來回走位施壓Letme不敢過去碰兵線,很難補刀。

    兵線被壓到紅色方的塔前。

    Letme稍微往前靠了靠,丟出Q技能想要補兵。

    剛一出手,盧錫安猛然又是一個滑步上來,兩槍點出瞬接一發Q打出消耗,逼得Letme只能后撤!

    媽耶,要不要這么兇啊?

    Letme相當無奈。

    我就補個刀而已,找到機會就要揍我?

    另一邊,的盲僧單開完紅BUFF,接著刷完石甲蟲,看了眼上路的情況,見盧錫安壓得這么兇,有點想二級幫Letme抓一波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過,自家輔助往下邊河道處提前插的飾品眼,沒有發現奧拉夫的身影。

    香鍋略微一思考。

    這個時間點,對面打野既然沒有動下河蟹,那么很有可能是要打上河蟹。

    而且盧錫安壓得這么兇,卻好像完全沒有要插眼的意思,那么打野在上的可能性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往下刷了啊。”香鍋跟Letme說道,“你自己穩一下,等會兒再來幫你。”

    這種情況,抓上肯定抓不了,而且上路被壓線,上河蟹也沒法去跟奧拉夫做爭奪,也沒必要浪費時間,耽誤自己的刷野。

    打野這個位置,前期的刷野效率至關,時間決定一切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看著來。”

    Letme表示無所謂。

    不就是抗壓嗎?

    那不是再正常不過了。

    話說回來,爺哪場比賽不抗壓?

    搜狗
本站已更換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說 silu絲路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小鱼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