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絲路文學網
絲路文學網 > 網游動漫 > 以牙之名 > 正文 第92章 路窄

正文 第92章 路窄

作者:綠野千鶴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本站已更換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說 silu絲路
    超多精品盡在

    喜歡我們請多多推薦給你的朋友們。

    狄樺驚呆了, 眼睛逐漸瞪大,指指手套再指指自己的臉。半晌反應過來, 驟然露出一雙血牙,如同瞬移一般平行沖刺,瞬間逼近:“你想打架嗎?”

    勁風帶動額前的碎發蕩了兩下,司君不為所動,眼都不帶眨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以為宅男就沒有戰斗力,你以為就你有手套嗎?”這般說著,從運動褲口袋里掏出一雙手套, 重重地甩到司君胸口, “你侮辱我,我要跟你決斗!”

    司君抬手, 接住下落的手套,神色嚴肅起來:“彩頭呢?十六氏的另一塊封地?”

    血族之間決斗,甩手套并接住便完成了儀式, 是非斗不可的。每一場決斗都會有要爭搶的東西,也就是所謂彩頭。

    狄樺表情兇狠,獠牙寒光湛湛:“呸!我的尊嚴倒還不至于堵一塊封地, 誰輸了一會兒吃飯誰出錢!”

    一個代族長的尊嚴不值一塊封地的嗎?夏渝州對于封地的值錢程度頓時有了新的認知:“……什么飯啊?”

    狄樺收起獠牙,轉頭跟夏渝州解釋:“剛你老攻不是說要吃飯嗎?都是一家人,一起吃個飯,叫上你那個弟弟,咱們現在也算是沒有血緣關系的親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夏渝州嘴角一抽:“你這文采, 也是沒誰了。”

    司君把手套放在掌心,平攤著還回去:“請。”

    狄樺拿回手套, 塞進褲兜里,單手放在上衣口袋中。一舉一動, 都充滿了鄭重。

    眼神在空中廝殺,火花四濺,劍拔弩張,張牙舞爪……說時遲那時快,狄樺驟然繃緊脊背,從口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掏出手機,跟司君齊齊坐在了沙發上。

    “當當當!歡迎來到和平拳皇!”夏渝州聽到了熟悉的游戲啟動音,兩人開啟了一款時下流行的手游,選擇1V1模式,宛如二十年前在游戲廳街機對打的小學生,瘋狂開戰。夏渝州面無表情地轉頭看向羅恩:“血族的決斗,就這樣?”

    羅恩笑瞇瞇地給他倒杯茶:“傳統的決斗,自然是要進入鏡界拼劍的。不過隨著時代的發展,年輕人們也有了新的決斗方式。根據決斗的級別,彩頭內容也不盡相同。像狄少爺提出的支付午飯費用的彩頭,便用手游解決即可。”

    兒子:“哇,那阿叔在血族無敵了,打游戲誰也打不過他。”

    夏渝州咂咂嘴:“啊,總算他有點用了。”

    兒子湊過來小聲說:“爸爸,其實咱們可以自立門戶了,你已經擁有了血族排名第一的打手。”

    夏渝州斜瞥他:“血族第一打游戲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每天找人決斗,叫人請吃飯,以此來支撐門庭嗎?”

    兒子想了想:“也可以決斗成語接龍,我上。”

    夏渝州照兒子屁股上踢一腳,兒子靈活閃避。兒子沒踢到,卻扯到了某處,頓時疼得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站好,讓我踢一腳,不許跑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就在兒子委委屈屈站著不動給踢的時候,那邊的決斗已經分出了勝負。手機里傳出一聲慘叫,狄樺的游戲人物被砍掉了最后一滴血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“這不科學!”狄樺摔了手機,“你這手速不科學,手游還能打出九連擊,你是人嗎?”

    夏渝州樂了:“他這是彈鋼琴的手,當然快。”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,道聽途說,說來話長,”狄樺撇嘴,“他那手……”

    話沒說完,被司君提著領子拎起來,叫他上樓去換件正式點的衣服:“長話短說,少嗦。渝州,你給周樹打電話,我們去那家米其林二星的餐廳。”

    燕京不用預約可以直接吃的米其林二星,就那一家,菜品十分美味,價格也非常美麗。

    狄樺一臉被坑了的苦主像:“不是吧,要不要這么狠?”

    夏渝州被這表情逗樂了,等狄樺上樓,還在笑個不停。

    “這么好笑嗎?”司君看他樂呵,自己也忍不住微微地笑。

    “我是笑,原來你也有朋友。”夏渝州仿佛一個老父親,發現終于有小朋友肯跟自家孤僻冷漠的孩子一起玩,無比欣慰。

    司君垂目:“算不上朋友,只是從小認識。像他這樣的還有幾個,你想認識的話,下次血族聚會帶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介紹交際圈給我呀?”夏渝州歪頭看他,“這好像戀人之間互相介入朋友圈,秀恩愛宣誓主權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司君從口袋里掏出手帕,捏著夏渝州的指尖,仔仔細細擦拭他剛剛被狄樺接觸過的地方。臉上還是一本正經,耳尖卻忍不住悄悄泛紅。

    夏渝州被他可愛得沒辦法,湊過去在漂亮的臉蛋上親了一口。

    司君嚇一跳,抬起瞪大的藍色眼睛看他,又被他趁機親了一口。極緩慢地眨了眨眼,輕咳一聲:“別鬧,給周樹打電話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對。”沉迷領主大人的美色,把弟弟給忘了。夏渝州反省了一下自己,掏出手機叫親愛的弟弟來吃飯。

    手機響了好幾下才接起來,那邊聽起來有些吵鬧,像是在商場里,人聲鼎沸并且有音樂在播放:“手機裝兜里了沒聽見。”接起來的第一句就趕緊解釋,以免被哥哥罵。

    夏渝州看看時間:“大中午的你跑哪兒去?過來吃飯,小默他舅舅要請咱一家吃米其林。我們從大宅出發,你要是在市區的話直接過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樹猶豫了一下:“這會兒嗎?”

    夏渝州點頭,而后發覺點頭弟弟看不見,又開口:“對啊,難道請你吃晚飯嗎?”

    “這會兒不行,茵茵下午兩點的站臺活動,我得給我寶貝閨女捧場。這場地在西五環,你那米其林在東四環,根本來不及。”商場活動,人比較多,他還得提前占位置。為了愛豆,果斷放棄家庭聚餐。

    兒子幽幽地湊過來:“這話怎么有點耳熟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夏渝州看向兒子,“什么耳熟?”

    陳默舔舔自己剛長出來的小血牙,咧嘴笑: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艸!”電話那頭,突然傳來一聲帶著臟話的慘叫,聲音大到沒有偷聽的司君也聽到了。

    夏渝州把手機拿遠一點,揉揉耳朵:“鬼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個傻逼買了好多玫瑰花,拉了一卡車,把臺子前面的空地都占了!肯定是她隊友家的猥瑣粉,把應援位都占了惡心誰呢?就你家有錢嗎,老子也有錢,一會兒就雇鏟車給你都拉走!”周樹一邊說一邊走,好像自家閨女被欺負了一般。

    小愛豆團隊的應援,想來是誰家粉多、有錢,誰家應援的好。但互相之間都不會把事情做絕,不可能把所有位置都占了讓別家的沒處擺。現在臺前擺滿了同一風格的應援物,顯然是有人越界了。第一次追星養女兒的樹神不能忍,宛如一只點燃的二踢腳,呼嘯著就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待看清了玫瑰花從中的大字,突然啞火。沉默了三分鐘,頓時叫得更大聲了:“他媽的,是給我閨女的!我艸!寫這么惡心,惡心誰呢?”

    這話說完就掛斷了,只剩下“嘟嘟嘟”的盲音。

    夏渝州:“……”司君:“挺有活力。”

    飯還是要吃的,弟弟忙于粉絲大戰再也聯系不上,其余家人還能相親相愛地共聚米其林。

    去高級餐廳穿運動服有點不合適,神奇的管家羅恩不知從哪變出一套衣服來,狄樺穿著正合適。頭發梳到腦后,打上發蠟,頓時變得人模狗樣,宅男的猥瑣氣質一掃而空。跟清貴俊美的司君站在一起,終于像兩個家族少主的會晤了。

    “司君喜歡你,肯定是受了我的影響,”狄樺吃了一口菜肴,得意洋洋地跟夏渝州碰杯,“他小時候看家族史,對里面只有只言片語的東方種好奇。我就現給他編了個童話故事,他聽得都入迷了,立下了一定要娶個東方種的宏愿。”

    司君冷眼看過來。

    “咳,好吧,沒說這個宏愿,但我從他渴慕的眼神里看出來了。”狄樺堅信。

    司君:“我是渴望這場談話早些結束,陪你聊天是舅舅給的任務。”

    大人們總是打發小孩子一起玩,對于不喜歡同齡人的司君來說,這只是個照顧客人的任務,無聊又聒噪。

    夏渝州倒是聽得認真,對于小時候的司君充滿好奇:“司君小時候是什么樣子?”

    “他啊,不怎么理人,看誰都是一副‘爾等凡人不得造次’的模樣,”狄樺撇嘴,“他就是血族里那個別人家的小孩,我們這些同齡人的噩夢。第一次見面,其實,我跟白家那貨是準備揍他一頓的,誰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被他揍了?”夏渝州對此毫不意外。狄樺訕訕地摸摸鼻子:“他這個人真的很討厭。”

    司君默默掏出手套。

    “哎哎,夸你呢,”狄樺趕緊改口,“天才人緣通常不怎么好,這是沒辦法的事,是吧小默?”

    正在玩手機的陳默:“啊!”

    司君微微蹙眉:“吃飯的時候,手機放口袋里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父親大人,有緊急的事發生。”陳默把手機給他們看。

    一條新聞以刺目的紅色“沸”字后綴上了熱搜,標題為:

    【TREE大戰沈公子】

    乍一看,好像是樹神跟一個代號為“沈公子”的打電競。點進去看,卻是穿著朋克風皮衣的周樹,一拳打在某油頭粉面小子臉上的抓拍。有人在下面科普,被打的那個是沈氏制藥的獨子沈家豪,而行云流水宛如功夫巨星的帥哥是電競選手樹神。

    不是游戲,是真人線下PK,拳拳到肉的那種。

    看超多精品排行搜索

    手機閱讀網址:m.wanΒeN.com喜歡我們請多多推薦給你的朋友們。
本站已更換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說 silu絲路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小鱼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