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絲路文學網
絲路文學網 > 都市言情 > 覓仙屠 > 章節目錄 三百零五章 石封

章節目錄 三百零五章 石封

作者:風中的秸稈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本站已更換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說 silu絲路
    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石洞突然劇烈晃動了起來,并在幾聲轟隆隆的巨大聲響中,慢慢崩潰開來。▲≥八▲≥八▲≥讀▲≥書,.√.≧o

    在秋師兄驚恐的目光中,無數泥土巨石瘋狂的落了下來,將他掩蓋在地下。

    韓玉站在不遠處冷眼旁觀,看到塌陷的山石掩埋,并沒有就此罷休。

    當年他說嫌擂臺太小,就讓他在此狹窄之地長眠吧,也不辱沒他筑基修士的身份。

    這碎石落下的時候,韓玉看到他撐起了一個護罩。韓玉手托著下巴,看著石堆沉思。現在還能有空氣進入,說不定他還能有什么手段能挖出一條生路逃生,這不符合他的心理預估。

    所以要想辦法將石堆弄的密不透風,就算他是筑基修士,也絕堅持不了太久的。

    韓玉從腦海中溝通石靈,更多的山石落下,堆起來足有五六丈高。隨后,最wài wéi的山石一陣顫抖。

    無數山石,從外面開始向內部慢慢延伸,碎石在石靈的操控下竟慢慢化作整體,形成了一座巨大的石棺。

    在最里面的泥土結構并沒有去動,好歹也要給這位秋師兄留下一點點活動的空間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漆黑的石棺內。

    秋姓修士在山石落下瞬間,飛快的撐開了防護罩。結果在大地傳來一連串的晃動后,被深深埋在了下面,有了一口喘氣緩手的余地。

    他等了半盞茶的功夫,終于等到晃動完畢。他面色蒼白的喘著粗氣,心中驚恐無比。

    在山石的結構無比的穩定,怎么無緣無故就陷入塌陷呢?

    不過這個疑惑在腦海中轉了一下,就被他甩到了一邊,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挖出一條逃生的通道。

    方臉修士忽然想起來,滿臉驚喜的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張土黃色的符箓,這是一張土遁符。

    自從上次被魔道偷襲,他就在身上備了一張土遁符。現在看來他倒是有些佩服自己,有如此的先見之明。

    他將法力灌輸到符箓中,黃色的符箓微微一閃,他一頭撞在堅硬的石頭上。

    他愣住了!

    “黃海你個老不死的,竟敢賣我假符,回頭找你算賬!”方臉修士心里暗罵道。∵八∵八∵讀∵書,.↗.▲o

    當他用手觸摸到冰涼的石頭,他忽然一怔。

    這竟不是一塊碎石,沒有棱角,仿佛石壁渾然天成。

    方臉修士面色變得極為驚恐,急忙從法器開路,急速的爬行。

    石壁...石壁...石壁...

    爬行了五六丈,摸到的全都是石壁....

    方臉修士的臉色變得鐵青,腦海中升起了一個念頭,用法器來開路!

    現在他的傷勢已恢復小半,動用法器是沒問題的。剛剛他還擔心在土石中使用法器,會造成塌陷,既然外面是堅固的石壁,就沒有這個顧忌了。

    就這樣,他從儲物袋拿出圓錐形的法器,朝著石壁上激去,很快在石壁上破開了一個大洞。

    方臉修士狂喜!

    只見他稍稍歇息了一口氣,急忙催動法器,哪怕石壁有五十上百丈,他也能有信心擊穿。

    ....

    在外面冷眼旁觀的韓玉就秋師兄如此機智,嘴角不由露出一絲嘲弄。

    本來是想用溫柔一點的方式,但秋師兄好像并不想合作,非要弄出幺蛾子。

    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!

    韓玉小眼中閃過一絲殺意。

    石棺中的秋師兄轉眼間挖出了一條長約一丈的通道,正準備再接再厲,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!

    剛剛被挖的通道中的山石竟在緩緩的自己填平,沒幾息的功夫就將他剛剛挖出來的洞口填平了。

    還沒等他想好對策,本來是泥土也銀光一閃化作了石壁,慢慢的向中間推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秋師兄被嚇的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他顧不得節約法力,用手中圓錐法器拼命的向石壁上狂砸,在石壁上激起一個個大洞。

    但沒用!

    砸出來的洞口緩緩的愈合,不徐不緩的慢慢向前推進。

    秋師兄絕望了!

    他將身上的法力揮霍一空,絕望的看著推過來的石壁。

    腦海中求生yù wàng讓他朝著里面爬行,想破腦海也沒弄明白泥土為何會化為石壁。

    化泥為石的中階法術,他也能施展。但此法術需要耗費的法力不少,最多就能凝聚一把石劍,頭顱大小的石塊等等,讓泥土全部化為堅硬的石頭,恐怕只有結丹修士能辦到吧。

    他一邊想一邊爬,很快就來到石棺的最中央,四面八方的石壁慢慢的擠壓過來。

    秋師兄徹底的絕望了!

    他將身上所有的符箓一股腦的扔了過去,稍稍阻攔片刻又開始自爆法器。

    掙扎了許久,就連那件耗盡無數心血煉制成的飛劍也扔了出去,只為拖延片刻喘息之機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也才拖延一炷香的功夫,石壁再次擠壓了過來。

    秋姓修士嘴角露出苦笑,百年的苦修,到最后竟鬧出如此狼狽的下場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掙扎,索性坐在地上,在等最后的時刻來臨。

    四周的墻壁在觸碰到他軀體時竟然緩緩停了下來,那些石頭仿佛擁有生命,緩緩的包裹他的手臂,腿部,慢慢朝他胸前頭部慢慢延伸。

    “這難道是....有人在操控?”方臉修士心中大駭,腦海中冒出一個可怕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來人莫非是魔道修士,想要將我封印,用我的這具軀體?”

    “不對,此人要是有如此的法力,為何要戲耍我?”

    “莫非,這是石頭成精了,想要將我的軀體,當做...食物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看著胸前的石頭覆蓋到了脖頸,竟沒爬上五官,在他臉部一寸的位置形成了石顱。

    方臉修士貪婪的呼吸僅存的空氣,等待著生命的倒計時。

    里面的空氣越來越稀薄,他的呼吸也越來越困難,昏昏沉沉的腦海中出現幻覺。

    修煉的百年歲月一幕幕在腦海中浮現,煉氣的酸甜苦辣,筑基后的驚喜,他的腦海中忽然浮現出擂臺上的畫面。

    他看到一位麻臉修士飛速的進攻,將和家的精英弟子逼到了絕境。他收取了好處,只能違心的大喝一聲擊潰法術,還找了一個自己都覺得荒唐的理由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因為缺少空氣,他神識模糊,慢慢陷入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在外面的韓玉溝通石靈,得知他已昏死過去,眼神中的殺氣稍斂。

    韓玉思量再三,還是打算不收取他的魂魄,就讓他長眠于此吧,等下次歸來收取儲物袋即可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韓玉嘆了口氣,溝通了石靈,消失在礦洞深處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韓玉回歸山門中,和管事的打了招呼,就去木殿住了兩天,和洪姓老者討論了一番心得。

    他畢竟也曾是筑基后期的修士,在一些突破的經驗上能夠借鑒。

    就這樣,兩人討論了五天,韓玉接到一道飛符傳信,讓他去主峰匯合。

    韓玉心中一喜,知道自己的好事要來了。

    來到主峰,順利的見到了庾大掌門。他看到韓玉的已突破到筑基中期,嘴里張大的能吞下一顆雞蛋。

    他訕笑了幾下,忽然說道:“小女凝舞也在前線大營,還麻煩師弟你稍加照顧。”

    韓玉的臉色一變,心中不由暗自苦惱。

    庾凝舞不會是看上自己了吧?

    韓玉嚴重懷疑庾凝舞的眼光,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,偏偏看上自己這個滿臉麻子,眼睛還小的男人。

    應該不是男女的事吧,難道是奪去她一粒雪凝丸,記恨在心?

    韓玉只覺得滿腦子漿糊,他現在的實力勉強自保,可沒實力帶上拖油瓶。

    不過,也有可能是自作多情...

    韓玉很快將腦海中亂七八糟的想法驅逐出去,也不答話。

    庾掌門討了個沒趣,也就沒有多說什么,帶著韓玉來到主殿后的一件密室。

    將他送到門口,庾掌門示意他自己進去,他則消失在過道中。

    韓玉眉頭微微一皺,推開石門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密室中,除了地面上有一個淡白色的傳送陣外,四面都是空蕩蕩的,一個人影都沒有。11
本站已更換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說 silu絲路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小鱼赚钱